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少妇玉仪醉后失身【作者 不详】

少妇玉仪醉后失身【作者 不详】

本帖最后由 东嫖西赌 于  编辑 

  玉仪结婚前原来就是一个有名的健美老师,虽然她已经二十八岁了,但迷人的身材还是像十来岁的少女一般苗条健美。玉仪的丈夫近年经常到国外出差,一走便是一个多月,留下玉仪孤伶伶一个人。玉仪婚前一直都是十分单纯,但在婚后有过性的体验后难免春心萌动,加上她日渐成熟的身体每每不受控制的发出需求。有时性欲激发起来,一个人躺在床上,秀目似闭似睁,欲火使她面颊上泛起一片淡淡的绯红,扭动着丰腴发热的身体,滋味好不难受,有时只有用手在自己身上上下抚摸着,幻想丈夫趴在自己身上,带给她唯一的抚慰。那一天,玉仪的同事小芳刚与男友分手,叫玉仪下班陪她去逛逛街。玉仪心想反正独自在家也是难过,也乐得有个伴儿,好互相倾诉安慰。两人在街上逛着,各自买了一些衣服,大包小包的提在手上,慢慢地忘掉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心情亦渐渐平复。最后小芳还觉得意犹未尽,更叫玉仪和她一起在更衣室把上班的T恤牛仔裤换上新买的衣服,再去一个地方疯狂一下!玉仪多月来心情从没这么轻松自由,看看时间还早,当然爽快地答应了。 

  玉仪平日不太懂得打扮,现和小芳各自换上粉红色和粉紫色的紧身细肩带露背T恤和短得几乎露出臀部的白色窄裙,身材还真是玲珑有致,活像一对出来玩的小辣妹,谁也想不到一个是人妻,一个是刚被男友抛弃的OL!小芳带玉仪来到一家PUB,说实在的,玉仪对这种地方很陌生,一进到里面,只见挤满了男男女女,加上震耳欲聋的音乐,跟本没法和小芳说话。小芳为自己和玉仪各点了一杯甜甜的含酒精的饮料,只喝了一口,便和来搭讪的陌生男子到人群中热舞去了。玉仪因为我不会跳,加上逛街逛了那么久,便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座位坐了下来喝饮料,趁这个机会休息一下,再次向舞池望去时,已经看不到小芳的身影了。玉仪不会喝酒,只要一点点就会让她醉倒,小芳为她点的饮料虽易入口,但酒劲甚急,玉仪开始觉得想睡觉了。人就是这样,越醉越是喝得快,玉仪喝光了自己的饮料,便随手拿小芳的来喝,玉仪不胜酒力,觉得全身发烫,眼前天旋地转,便想找小芳回来。「小芳这小妮子到哪里去了?」玉仪喃喃自语,玉仪走进跳舞的人群中试图寻找小芳,但人没找到,倒是被吃了不少豆腐。有些人趁着人多混乱,隔着T恤偷摸玉仪没穿胸罩的胸部,玉仪被摸得身体一阵燥热,乳头不受控的在紧身的T恤上翘了起来。找了好久,才看到小芳在一处灯光昏暗的角落和那个陌生男子抱在一起,当玉仪走近时,赫然发现小芳的T恤被拉起,双手紧紧抓着陌生男子的头发,让他舔弄着她。再往下望只见他用手抬起小芳的挂着内裤的腿,臀部不断前后摇动,身为过来人的玉仪知道小芳已经被人吃了,虽然音乐声实在太大,但她脸上淫荡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十分地享受却在「啊……啊……啊……啊……」地叫着。玉仪想不到小芳说疯狂一下是出来搞一夜情,还在公共场合中当众做爱,实在太过刺激了些。看着小芳被干得摇头晃脑,一把长发甩来甩去,自己也面红耳热,呼吸和心跳也渐渐急促了起来,久旱的腿间也湿黏黏很不舒服。为免太难为情,玉仪只好当没看见,站在一角借喝酒掩饰窘态,心想等她完事才找她一起离开。一个拥有天使脸孔的单身小辣妹,当然成为众男生的目标,一个黝黑的男子向玉仪走来,说:「嘿!怎么会有人让一位绝色美女孤单地坐在这儿呢?」玉仪的身材不是非常好,但比例却蛮匀称的,穿起较贴身的衣服,曲线就自然的露出来了。 

  玉仪自结婚后己很少成为男生的焦点,他的称讚满足了她小小的虚荣心,加上酒精的关系,玉仪变得开放,平日不假言笑的她竟对一个陌生的男人报以一个浅浅的微笑。他见玉仪没有立刻回绝,就自然的坐在她身旁,还为玉仪点了饮品。玉仪心想坐一下没有关系也由他了。早为人妇的玉仪虽因丈夫经常不在而欲求不满,但她一向和男生保持距离,绝非一些不安於室的淫乱女人。但今晚喝多了酒,还看到小芳的狂野一面,不其然松懈下来,和那陌生男人有说有笑,还喝了他拿来的饮品。「玉仪,真可爱的名字。我叫小高……是这样子的,我和朋友小张打了一个赌,说我可请你这样美丽的小姐和我们一起跳舞……」他手指着不远处一个笑容有点暧昧,留着小鬍子的男子,那男子正看着她们,并向她们挥挥手。玉仪甚少到PUB玩乐,这时玉仪觉得自己头晕晕,也不知是酒精的作用还是小高的饮品加了料,只是茫然地看着自己纤细的手指说:「我不会跳舞啊!」「玉仪,只要站在舞池动一动就好了,好吗?」由於音乐声实在太大,说话时小高把头靠过来,人也越坐越近,手也开始不安份的放在玉仪腿上。渴求的身体一下子受到陌生男人的抚弄。玉仪体内感到一阵快感,但刺激亦把她惊醒,想到自己已有丈夫,玉仪满脸羞红,连忙起身拉小高跑到舞池,不再给他有得寸进尺的机会。就这样玉仪和小高在舞池随着节拍摇动,这时候舞池人更多了,根本就是人挤人,小高带领着玉仪,假装很自然的被挤到了小芳和人在爱爱的角落。这时只见小芳竟已和另一个陌生男人一起,小芳背着那男人,拉高了白色窄裙,由他在她背后进入,口中叫着:「啊……人……人家……快受不了了啦…… 啊啊……讨……讨厌……啊……你的那……怎么会那么粗啊……啊……喔……啊啊……啊……」玉仪呆呆的看着小芳的淫荡浪样,但是看到玉仪的眼神迷濛,精神涣散,觉得事情必有蹊跷。忽然感觉到后面站着个男的,竟不停用他的东西一直在摩擦她的臀部,玉仪觉得不好意思,可是因为太挤却也没地方可躲。但是随着他这样的动作,玉仪开始有了不一样的感觉,身体也觉得热热的。小高不怀好意地对玉仪淫笑着说:「看啊,这个小辣妹朋友吃了一些药,现在已经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淫妇了!你喝的饮品也加了料,很快轮到你爽了!」 

  玉仪眨了眨双眼,不明白地看着小高。突然间,有人从背后将玉仪紧紧抱住,玉仪立即回头,竟是刚才那个留着小鬍子叫小张的男子。乘玉仪回头,那人马上凑上玉仪的双唇,给她一个深吻。玉仪来不及反应,再加上喝了加料的饮品,身体软软的根本无法抵抗他的吻功,只觉十分兴奋,全身无力地任他为所欲为。小张将双手游移至玉仪的胸前,隔着衣服揉捏玉仪的乳房,并且用拇指和食指轻轻逗弄玉仪那早已翘起变硬的乳头。 

上一篇:為小姨子播種我幹翻天下一篇:【支农野事之夏日春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