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41作者ckltony

【母子劫后缘狗尾续貂版】41作者ckltony

字数:6275


            第41章蓬门今始为君开

  春日细雨绵绵,整个烟雨山庄被一片片水雾笼罩着。

  烟雨山庄内院,那座六层楼阁中某处房间中。

  张瑞有些吃惊,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眼前,一地的狼藉。矮几与酒杯倾倒一旁,酒杯内还残留些许醇香美酒。女子的霓裳、罗裙、亵衣、亵裤胡乱丢弃、揉作一团。三具白花花的动人身子玉体横陈,只有那绿衣绿裙的馨儿还好端端的含着一只手指甜甜沉睡。原本好端端的一席张瑞十七岁生日酒宴,演变成了此时的「无遮大会」。

  张瑞看着赤身裸体还在沉沉昏睡的娘亲许婉仪和外婆何巧儿,他记不清楚自己昨夜酒醉后到底做了什么,可是看眼前的情形,张瑞知道自己一定是在酒醉后,把在场除了馨儿以外的女人都上了。

  张瑞身边,还躺着那一身雪白肌肤,下体一片狼藉的银发妖姬。银发妖姬下体不但一片狼藉,而且私处阴户外面还有丝丝血红。张瑞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这银发妖姬也被自己上了,而且这银发妖姬居然还是处子之身?

  张瑞头大无比,还好,年幼的馨儿并没有被自己祸害掉,不然张瑞会更加头痛。张瑞不知道此刻应该怎么办,看着这些都还在沉睡中的女人。张瑞思考了片刻,他还是怕这些赤裸着的女人会受到初春的风寒,便开始一具一具的搬运这些诱人的肉体,往那阁楼一层后院那个「园林」水池中而去。

  张瑞抹了抹头上的汗水,这些女人平时看起来很轻巧,可是一旦宿醉沉睡后都是沉重无比。张瑞最后放下的女人是银发妖姬,张瑞将她与其他几个女人一起泡在水池里,并一一依靠在水池边上,然后等待几个女人从宿醉中醒过来。张瑞自己也想开了,反正事情都已经这样了,于是也脱光了自己,与众女一起浸泡这地热泉水。

  银发妖姬其实早就醒了过来,她此刻非常害怕睁开眼睛。她想起来:昨天晚上众女为张瑞庆生,在丝竹齐奏的氛围中,所有人都玩的非常尽兴。这样的情形在烟雨山庄自成立以来还是首次,银发妖姬多少年都未曾这么开心过,于是与众人一样,这饮酒便没了节制。

  酒乃色之媒,这样的纵情欢唱加上没有节制的饮酒,众人很快就陷入了酒色幻境之中。醇香的酒气加上这场中男女身上自然产生的淫欲气味,当这些气息混在一起的时候,众女与张瑞便没有了庆生酒宴开始时大家都循规蹈矩、知书达理的模样。矜持变成了放纵,温婉变成了淫荡,冷淡变为了饥渴,乖巧变成了顽皮。
  如此种种情形,可就真的便宜了现场唯一的男人张瑞。

  张瑞哪里是做梦,分明是将在场除了馨儿以外的女人都上了。当张瑞触碰到银发妖姬仿若二十余岁少女的身子时,在不知不觉间银发妖姬的诱惑美体就被张瑞压住了。张瑞这个已经是性爱个中高手的「大灰狼」,将银发妖姬几次三番的反复亲吻、爱抚、挑逗,就让银发妖姬这个初识男欢女爱的成熟处子,陷入了不可自拔的爱欲纠缠之中……

  张瑞很快就将银发妖姬剥光,昏昏沉沉的两个人都本能的需求对方的安抚。
  熟门熟路的张瑞很快就将阳具龟头插入了银发妖姬那「花径不曾缘客扫」的处女阴道,酒醉的张瑞需要找到一个可供发泄的地方,于是没有怜香惜玉的便用阳具捅穿了银发妖姬的处女贞操之膜。这被破处女身的痛苦,让同样酒醉的银发妖姬发出了人生之中首次痛苦的呻吟。

  张瑞强力又猛烈的冲击,很快将银发妖姬带到了初次高潮。银发妖姬虽然还是处女,但是内力深厚、武功高强,自然能够忍受住这破身的那丝痛苦以及之后张瑞狂风骤雨般的强力冲击。银发妖姬与何巧儿都是一般年纪的年长熟妇,她们需要的不是清风细雨的温柔爱抚,她们都需要的是狂风暴雨般的暴力冲刺。酒醉的张瑞只知道发泄、发泄,反而让银发妖姬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强烈快感,银发妖姬的娇嫩阴道从此成为张瑞的专属用品。

  古人有诗云:「蓬门今始为君开」。

  银发妖姬被张瑞抱起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过来,她心里十分混乱。虽然张瑞阳光、英俊、上进的形象已经深深的入住了银发妖姬的心灵,但是这般羞人的赤裸相见,还是让银发妖姬羞涩不已。银发妖姬能感觉到张瑞就在身边,但是她不敢睁眼,她害怕看到张瑞赤裸的样子,她有些不知所措。

  张瑞泡在水里,观察着这几个女人。娘亲和外婆就不必说了,身材样貌都是一流的,只是彼此太熟悉,此刻反而不如眼前首次赤裸相见的银发妖姬和馨儿养眼。

  馨儿身材还在发育之中,小小脸蛋就不必说了,自然是乖巧万分。那馨儿的小小乳房,才是最可爱的,张瑞身边的女子无一不是硕乳巨胸,虽然手感、口感很好,但是千篇一律不免会有些吃腻。馨儿娇小可爱的小小乳房,不堪一握,那乳尖两个小小粉红乳头更是娇美异常,张瑞好想将馨儿的小小乳房一口含在嘴里细细体味。

  张瑞吞了吞口里的唾液,将目光转向旁边的银发妖姬。这银发妖姬虽然看似沉睡着,但是此刻的她却是呼吸微微不稳,眼皮微微颤抖,眼珠子在眼皮里面细微晃动。张瑞知道银发妖姬已经醒了,他翘起了嘴角,他想看看银发妖姬能够忍到什么时候,于是想去捉弄捉弄她。

  张瑞双手捧起一些温热泉水,轻轻洒向银发妖姬赤裸着的上半身。张瑞看到银发妖姬似乎动了动,于是又向银发妖姬的乳头上洒了些水上去去。

  银发妖姬苦苦忍受张瑞的挑逗,可惜此刻她却是心里能怒而口不能言。银发妖姬额头显出股股青筋,她似乎快要忍不住了。

  张瑞看着银发妖姬的变化,心里更是高兴,干脆游了过去,伸出手抚摸银发妖姬半淹没在水中的酥胸乳头,张瑞左摸右摸,摸得不亦乐乎……

  银发妖姬被张瑞这般挑逗,身子不住颤抖,她觉得自己好生羞愧,心想:「这个张瑞,真是过分啊,为何总是要欺负自己这个弱女子?不过,这被张瑞抚摸的感觉怎么那么熟悉啊,上次?对啊,上次在那溶洞里,张瑞也是这么抚摸的……」

  张瑞的抚摸,让银发妖姬想起,那次自己从雾隐山庄雷万川手中救出何巧儿与张瑞时,自己不小心中了雷万川从背后发射的「飞星夺月」毒针。那毒针深入体内难以拔出,是张瑞运功帮助自己逼出了毒针,那次张瑞很是细心,提前为自己解了毒,不然毒血入了脏腑,自己怎么也会丢掉半条性命。

  那次香艳的疗伤,是银发妖姬人生当中,第一次被男人触碰胸前美乳。银发妖姬记得:在那寒冷的溶岩洞中,当张瑞温热的手指触碰到自己的乳头时,那种从未体验过的酥麻感觉从自己的乳头出发,瞬间就传递到了全身各处。银发妖姬心灵震动了,这男人只是轻轻的一点,自己怎么会这般舒服?当张瑞手掌压住自己的酥胸乳房时,那种双乳被男人掌控、操纵的感觉,让冰封心灵已久的银发妖姬感觉到自己还是一个女人,一个需要被男人安慰的弱质女流。

  当张瑞使用「内视」能力,与自己心灵「交谈」的时候,银发妖姬第一次感觉到了张瑞与自己的心灵如此接近。那种「心声」交流的感觉,仿佛是一场梦,男人与女人居然还可以这般「交谈」?无声胜有声,那时、那个溶岩洞中安静无比,疗伤的一男一女却在无声之中进行着「有声」的交流。什么叫做心灵交汇?
  银发妖姬自己与张瑞进行的就是这样的心灵交汇。

  银发妖姬想到这里,心里不禁涌出了丝丝对于张瑞的柔情。

  其实银发妖姬在将张瑞祖孙两人救回烟雨山庄以后,她一直都在暗中观察着张瑞。当她知道张瑞与自己的娘亲有了乱伦关系后,也没有特别吃惊,连自己的情敌何巧儿也和张瑞有禁忌乱伦关系。银发妖姬微微诧异以后,再仔细想想张瑞的情况,银发妖姬也不吃惊了。

  她想的是,张瑞这么优秀的男子,能够通过自己「过三关闯五将」的考验,证明他不是普通的庸人。张瑞他精通音律,知书达理,武功虽然现在不怎么样,但是却难得有那种冒险的奇思妙想,居然将不同真气混合发出,可见张瑞的武学天分其实有多么的高。更难得的是张瑞他不畏强敌、视死如归的精神,在那凶险万分的山阳城降龙伏虎寺武林大会上,在场的无数武林正道人士,居然没有一个人敢于向魔教教主温必邪出手,一个武功平凡的毛头小子居然敢只身刺杀那不可一世的温必邪……

  银发妖姬被张瑞深深震撼了,她想这么优秀的年轻男子,无形之中散发的那种气质、气势才是吸引女子的最厉害的「毒药」,张瑞能够拿下自己的娘亲和外婆这等血缘至亲也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银发妖姬并不介意所谓的伦理道德,她自己就是一个追求真爱的纯真、随性女子,虽然她当年并未能得偿所愿,但是她追求真爱的心其实从未改变,直到她多年以后碰到了张瑞这个命中注定的「克星」。

  当银发妖姬冰封的多年的心,碰到真性情的张瑞,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变化呢?银发妖姬有些期待,她甚至自己也有些暗中盼望着什么……

              *** *** ***

  胸前传来的酥麻感觉把银发妖姬从回忆中拉回现实。张瑞此时已经不是抚摸银发妖姬的酥胸、乳头了,他开始一口一个的用大口吸舔银发妖姬的酥胸,这种强烈的刺激,让假装沉睡的银发妖姬再也忍受不住,睁开了闭合的美目,一只玉手将张瑞的头部紧紧压向自己的酥胸乳房上,一只玉手托起其中一只乳房,让张瑞可以更方便的吸吮。

  「哦…」银发妖姬发出了人生当中首次清醒状态下的呻吟。

  张瑞见银发妖姬如此配合,不由得心中激动,一把搂住银发妖姬,将银发妖姬酥胸乳房紧紧贴合在自己的胸前,感受肌肤触碰的激动之情。张瑞口也不停,不停亲吻银发妖姬的嫣红嘴唇。张瑞一边亲吻这银发妖姬娇口,一边激动的开口说道:「师祖,师祖,徒孙昨夜侵犯了你,都怪徒孙昨夜饮酒过度,才无意中坏了师祖的清白。师祖,师祖,原谅徒孙则个……」

  「师祖,徒孙感激你救回我祖孙等三人,还收留我们容许我们在此修炼武功。
  师祖,你的大恩大德,徒孙无以为报,徒孙只能为你…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徒孙也要报答师祖的恩情。「

  「瑞儿…,不必如此介意,师祖我不需要你去上刀山、下火海。瑞儿你好好在此处练功就是,昨晚…昨晚师祖其实也是愿意的……」银发妖姬有些腼腆的说道。

  银发妖姬如此羞涩的表情,张瑞有些发愣,心想:「师祖居然愿意的?我没有做梦吧?」张瑞看着银发妖姬柔弱、羞涩的神态,心中涌起一股想要将银发妖姬好好疼惜的激情。这银发妖姬平时都是以冷淡面貌示人,哪怕是在这私人的六层楼阁中才露出的真实面目,也是冷冷冰冰的。这种柔弱、羞涩的神态,张瑞从未见过。这女子柔弱之情才是男子最不能抗拒的爱欲吸引,何为男子汉?男子汉就是以保护柔美女子不受伤害的真正强者。

  张瑞脑海里闪过银发妖姬冰冷形象,再凝视眼前娇柔的银发女子。两相对比,张瑞发现此时冰冷与娇柔结合的银发妖姬才是她人生之中最动人的时刻。

  张瑞的冲动动作,让银发妖姬激动起来,银发妖姬与张瑞不停湿吻,舌头交缠。两具身体拥抱摩擦着,这水池温度适宜,但却比不过此时俩人渐渐升高的体温。张瑞与银发妖姬顾不得这方池水中,还有同样赤裸着的其她三个大小女人,他们俩人爱欲纠缠、肢体相交,此时已经这池中一对男女已经爱恋得不可开交、无法自拔。

  张瑞让银发妖姬一双玉手环抱住自己的脖子,张瑞自己则抱起银发妖姬的白腿耸臀,分开银发妖姬两腿,让自己的阳具龟头摩擦银发妖姬的粉嫩阴唇、阴蒂。
  银发妖姬被张瑞如此抱住,还是人生第一次如此姿态,她感觉到被张瑞的阳具触碰到的那种硬热,下身不住流下潺潺淫液。

  「哦…瑞儿,你快进来吧,银姬…银姬快受不了了……」银发妖姬心里叹道。
  张瑞没有让银发妖姬失望,粗大硬硕且高热的阳具龟头冲过了银发妖姬的嫩红阴唇,捅进银发妖姬窄嫩异常的阴道之中,张瑞阳具一直前进,直到那阴道媚肉的尽头……

  银发妖姬被张瑞粗大硬硕且高热的阳具一插到底,她感觉到自己娇嫩嫩的子宫肉壁都被张瑞的阳具龟头填满了,这种飞升仙界的感觉,这种耳畔仿佛还在回响仙乐的感觉,让银发妖姬沉溺其中……

  「哦…我的徒孙…我的瑞儿…啊…啊…啊……」

  银发妖姬的吟唱让张瑞非常兴奋,这刚刚破身的处女滋味,这窄嫩的阴道紧致的刺激,这成熟欲女阴肉内里温润湿滑的美好感觉,让张瑞很快的就达到了一次高潮射精。张瑞抖动着下体阳具,让自己滚烫的阳精一发一发的冲击着银发妖姬的子宫肉壁。银发妖姬被这样突如其来的快感刺激,同样的高潮了,她达到了这人生之中首次如此感觉美好的高潮。

  两具缠绕的肉体不停的一起颤抖着,良久方休。

  张瑞与银发妖姬紧紧依偎了一会儿,发觉自己又可以了,于是将还软软趴在自己身上的银发妖姬扶起身来,让银发妖姬趴伏于水池边缘,并让她高高翘起丰满、白皙的耸臀,准备从后方插入。

  银发妖姬气喘吁吁的问道:「瑞儿,你还要银姬吗?银姬刚才有些乏力了。」
  张瑞笑道:「师祖,不怕,徒孙自有办法。」

  说完,张瑞将银发妖姬抱起往旁边水池较深的地方移动过去。这池水刚好淹没过俩人的胸膛,张瑞说道:「师祖,这处水深,咱们借助这水中浮力,师祖你便不会吃力了,一切让徒孙做主,师祖你安心享受便是。」

  张瑞抱住银发妖姬柳腰后臀,两人下体交合,「啪啪」击打肉体与池水的声音混在一起,在这此刻寂静的「园林」水池上空回响不停。

  「呀…」突然传来了馨儿惊奇的叫声。

  张瑞与银发妖姬皆是回头一看,看见馨儿露出害怕、羞涩的神情。馨儿的惊叫声同样也惊醒了宿醉沉睡着的另外两个女人。

  「瑞儿,你…你们…」刚刚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许婉仪发现眼前如此让人吃惊的一幕,开始时许婉仪很震惊,接着许婉仪就红了眼睛,再后来许婉仪开始哭泣起来。许婉仪的哭声也惊动了一旁的何巧儿,何巧儿也是同样的吃惊、震惊、嫉恨、哭泣。

  馨儿有些呆住了,她惊恐的摸了摸自己的下身,发现无恙后才松了一口气,然后馨儿红透了一张脸,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也会赤裸着身体出现在这水池里。馨儿非常害怕和害羞,于是赶紧起身穿衣离开了,馨儿离开后其实并未走远,她躲在远处偷偷的窥视着这水池中发生的一切事情。

  许婉仪与何巧儿的哭泣,让正在交媾中的张瑞与银发妖姬非常尴尬,虽然张瑞觉得昨晚大家既然都做了自己的的女人,同处一池水也没有什么好意外的。但是这两个血缘亲人的哭泣却是张瑞没有想到的,许婉仪的哭泣让张瑞心碎,何巧儿的哭泣让张瑞难过。

  「瑞儿,你…你怎么又去招惹你的师祖?你这个逆子,你怎么对得起我和你外婆?」许婉仪哭泣中怒声指责道。

  何巧儿一言不发,只是恨恨的看着这赤身交媾的两个人。

  张瑞开始时被娘亲许婉仪的指责骂得抬不起头来,他十分羞愧、不安,无言以对。后来张瑞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戾气,他心想:「我这也不是故意要这么做的,都是昨天晚上大家饮酒过度才发生的这般事情,娘亲你怎么能老是埋怨于我呢?」
  于是张瑞说道:「娘亲,外婆,是瑞儿不对,可是昨晚大家一起饮酒作乐,我在宿醉无意之时才与你们发生这些事情。瑞儿我已经坏了师祖的清白,总不能始乱终弃吧,娘亲你不是说过,让瑞儿成为一个有担当的男子汉嘛?瑞儿现在就要担当起一个男子汉的责任。」

  许婉仪竟然一下子无言以对,这瑞儿居然如此堂堂有理?

  还来不及继续指责张瑞,许婉仪便被冲过来的张瑞一把搂住,强行进行了肉体交媾。许婉仪被充满戾气的张瑞冲击得不能停歇,张瑞此刻犹如魔神附体,霸道而强力。许婉仪这样的蜜桃成熟正当时的美丽女子,丝毫挨不过这般激烈的冲击,没多久便阴精狂泻,趴在水池边上气喘不止。

  暴戾的张瑞又一把抓住已经露出恐惧姿态的外婆何巧儿,同样一番插弄,将何巧儿弄的身体发软,脚步不稳,也是趴在水池边上动弹不得。

  然后,张瑞将一旁吃惊不小,害怕颤抖的银发妖姬按在水池边上,开始新的漫漫征途……

  时间仿佛过得很慢,张瑞反复将三个女人激烈折腾,直到自己也瘫倒在水池边,没有了丝毫力气。池边的三个女人又再次昏沉睡去,这三个女人都是下身一片红肿,阴道口均不能闭合,那些乳白的阳精液体,还在女人们的阴道口丝丝流淌着……

              *** *** ***

  张瑞稍事休息了一会儿,一把搂住刚刚醒转过来的银发妖姬,说道:「师祖,你今天满意了吧,瑞儿今天可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了,呵呵。」

  「瑞儿,你还叫人家师祖?还是叫人家银姬吧,我想了想,银发妖姬这个名字应该改改了,以后人家就叫做银姬了。」

  「好的,师祖…」

  「讨厌了,人家叫银姬嘛。」

  「知道了,师祖…嘻嘻嘻……」

  这两个尚在清醒中的俩人不住调笑着,这一室皆春的水池中,从来没有过如此和谐的场景……

  张瑞这十七岁生日,在细雨纷纷的某个春日里,在一片香艳的美梦中如此度过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上一篇:【无所顾忌】下一篇:【母爱的光辉】第四章作者不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