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重回17岁】1-2作者zhuhaih20140407更新

【重回17岁】1-2作者zhuhaih20140407更新

重回17岁



2013/12/10发表于SIS
字数:5062字


    人生有太多的悲伤无法言喻,而我三十载年月在回想起来是那么苍白。
    我是一个胖子,罹患重病且命不久矣。有时候回想起来其实很不甘心,这辈子就这样过去了,而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我依旧是一名处男。我的青春,也许从没有青春。

    好吧,就这样死去吧。

    也许是上帝的怜悯,也许是菩萨的显灵,我虽然死去了,但是却回到了十几年前,我上着高中,我不是胖子,没有患病。到底是我经过了一个漫长的梦还是我正在进入一个漫长的梦,我分不清,但是我可以肯定我此刻的心情很激动。天知道我此前多想自己不是个胖子!

    我找了块镜子,仔细的观察着自己的面容,虽然这脸很普通,但是我已经很满足了。

    傍晚,夕阳的余晖落在两旁成列的法国梧桐,拉长的影子和偶尔飘来的鸟鸣。

    我享受这样的生活,从学校走回家的路上,竟然是这么美好的景色。我突然想起我前桌那位女生,漂亮的鹅蛋脸上有着一双似乎会讲话的眸子,我内心很荡漾,神情很慌张,但是尽管如此我还是努力着在下课时,讲讲我前世(暂且这样说吧)看过的一些笑话,博伊人轻笑。

    她叫林月,双眸如弯月。

    忘了告诉大家,我叫沈华,曾经是一个胖子,独居在这座城市念高中。
    第二日,我早早来到学校,走到课室时,听见课室旁边的那间杂物房有些声音,似乎是女生的呻吟,内心一紧,不由的往杂物房走去。杂物房关着门,但是竟然给我发现窗门内的窗帘并没有闭紧,留有一道缝隙。往里面看,果然看到有两人在里面忘乎所以地做爱,女生双手撑着一张桌子,背后那男生弯着腰一手握着女生的奶子,一手扶着她的腰,狠狠的用阴茎插着女生的蜜穴。我认得这两人,男的叫陈大伟,女的叫秦彤,都是我们班的。秦彤还是在我右边那张桌子的,这女生看起来就属于那种比较开放的类型,通俗点讲就是有点骚。我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能不能将她上了。于是悄悄拿出手机将这两人的动作都录下来,然后若无其事的回到课室看书。

    不一会,秦彤就进来课室了,走到课桌上还略显惊讶的问道:“咦,沈华你今天来这么早?”

    我抬头看了下她,果然脸色潮红,额头上还弥漫着些许汗珠,我似乎闻到了一阵荷尔蒙的味道。于是我就回答说:“是啊,再不早点来好好学习以后就要去工地搬砖咯。倒是你早上是不是去运动了,一副精神状态极佳的样子啊!”
    只见她脸上闪过一阵不自然的表情,略带慌张的说:“早上我习惯去慢跑一阵的。”

    我轻轻一笑,继而说道:“是吗,我也喜欢早上去慢跑的,要不下次我们一起跑吧?”

    很快班里的人就陆续到来了,当然,林月也到了。

    上课的时候,我打量着右边的秦彤,样子不能算惊艳,但是慢慢打量就会有那种让男人心动的感觉,白皙的皮肤,还有和年龄不相称的身材,在我看来已经算是一个尤物了。但是,怎么才有机会呢?

    放学时,秦彤和林月几个女生估计一起去卫生间了。而这时,我看到她的手机在抽屉里,还闪了一下,估计是有信息。我抬头看了一眼,班上没几个人了,而陈大伟也不在这里,我探身拿过秦彤的手机,果然是陈大伟的信息。

    “彤彤,明天早上早点来学校哦。”

    我突然来了一阵灵感,拿着秦彤的手机回了陈大伟一个短信。“大伟,我明天早上有点事情,不能那么早到耶,sorry 啦。”

    “什么事情啊?”

    我继续回到:“我感觉要来例假了,这几天好好学习啦,好不。”
    “好吧,那你注意身体咯。”陈大伟很遗憾的回了这条信息。

    嘿,果然不记得女朋友的例假,这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心里说。

    将这些短信删除后放回手机,背起书包出去看到陈大伟在楼下走着,我就快步走到他身旁,问他:“嘿,大伟,准备去哪潇洒啊?”

    陈大伟看起来有点郁闷的样子,撇了撇嘴说:“能去哪啊?”

    我接着说:“要不去网吧不?”

    他想了想,似乎也是没什么好去处了,就答应了我这个不算熟悉的同学,一起去了一间网吧。我们找了个靠角落的位置,开了机子,我轻车熟路的打开SexinSex,
浏览着最新的种子。

    “哇,你怎么知道这网站的,还有这么多片子可以下?”陈大伟不知道什么时候探着头盯着我的屏幕看着,显然他对这些很感兴趣。

    “我准备下到手机上去的,要不要给你也拷一份到手机上去?”我试探着问他。

    “哎呀,我的手机不支持MP4 啊,老妈不给我买新手机。”他的表情比刚刚
更加郁闷了。

    我继续说:“我的手机这个月没话费了,才下点毛片聊以自慰,你可能都不需要这些啦,直接找妹子亲亲我我去是吧?哈哈。”

    他叹了口气说:“哪里有妹子亲亲我我啊,要是我手机也支持MP4 就好了。”

    我心里面挺开心的,脸上不动声色地说:“要不今晚和你换手机用吧,我今晚想出去一趟,手机不能打电话挺不方便的。”

    “啊,可以的啊,反正我今晚不用打电话。”他带着一丝兴奋的语气说道。
    上了一个多小时网,已经六点半了,就决定下机走人了,反正我的目的也达到了,拿到陈大伟的手机。

    于是我就给秦彤发短信。照着放学时陈大伟的那条短信写,“彤彤,明天早上早点来学校哦。”

    不一会,手机震了震。“你那么快就又想要啦?”

    我心里暗暗得意。“是啊,想到你就硬得不行了,你想我不。”

    “咦,谁要想你啊,那么恶心。”秦彤很快就回我了。

    “不想我想谁,真是岂有此理,明天要早来哦,我等你啊。”

    “嗯,知道了。”那边应允了,嘿嘿,秦彤很喜欢被操吧,我心里想。
    夜晚我将自己打扮得成熟点,走进一家情趣用品店,买了跳蚤和套子。我想肯定不能贸然上去上别人吧,先让她用跳蚤唤醒身体那丝淫欲应该会好一点吧?入夜,无比期待明天。

    很快就清晨了,我看了下表,5 点多。开始洗漱出门吧,不到6 点我就到了
学校了,走到杂物房,将跳蚤上好电池放到那张桌子上,找了个隐秘的地方躲了起来。不一会,她人就来了。

    我给她手机发了一条短信。“彤彤,看到桌子上的跳蚤了吗?用来疼你的小穴穴好不?”

    她有点疑惑为什么陈大伟还没有到,然后看了下信息,自言自语的说:“哪里学来的这个?”顺带回了一条信息,“你人呢?”

    我心想,你看到这跳蚤你也是想用的吧?手里继续写到:“我在一个可以看到你的地方哦,你赶紧将跳蚤放到你内裤里面去吧!”

    秦彤接到短信后,有点犹豫,但是还是将跳蚤塞到蜜穴里面去了。我看到她穿了一条蓝色短裙,里面穿着一条蕾丝边缕空的黑色内裤,不由得硬了起来。她按下开关,瞬间的震动让她淫荡的“喔”了一声,白皙的脸更显得妩媚动人了。
    我忍不住再发短信给她。“我好想看你奶子啊,打开你的胸罩给我看看好不好。”

    只见秦彤看了短信后,一颗颗的打开纽扣,将后面胸罩的卡扣打开,白花花的两只大白兔跳了出来,那两点殷红实在诱人,好想扑上去狠狠地蹂躏她。但是理智告诉我现在还不是时候,我需要慢慢将她身体的淫欲一点点的激活。

    “我的大鸡巴都好硬了,你想不想舔它啊?我好想吸你咪咪哦,彤彤,你摸自己给我看看好不?”我给她发了一条这样的短信,我相信她会照做的。

    果然,她开始摸自己白花花的奶子,还分出一只手使力地按住藏在内裤里面的跳蚤,嘴里开始若有若无的呻吟起来。不一会,她开始想要更深的刺激了。拿起手机,给我发了条短信。

    “你怎么还不来啊?”

    我笑了笑,猎物开始掉入陷阱了。我回了一句:“想不想被我强奸你,从背后插你好不哈?”

    只见秦彤收到短信后,转身撑着桌子,声音带着颤抖的说:“来啊,来强奸我,大伟。”

    我将套子带好,起身,走到秦彤的身后,把她紧紧包裹着蜜穴的缕空内内拨开,跳蚤已经是湿淋淋的掉到地上,我开始将勃起得无比硕大坚硬的阴茎摩擦着秦彤的蜜穴,来回几次后,猛的用力插入!

    “喔……你的今天怎么变得这么大,顶到底了。”秦彤呻吟着说着这句话,看起来我的插入给她带来很大的满足感。

    我没有说话,依旧是慢慢地插着,奇怪的是我之前从来没有做过爱,但是我这第一次的做爱却没有那种很快就要缴械的感觉,于是我开始加快速度,这样秦彤的喘息声就越来越快了。

    “啊……喔……顶到底了,你今天……喔……喔……好厉害……喔……”秦彤话都说不清楚了,我哦感觉到蜜穴里有阵阵热流,花芯在允吸着我的龟头,很刺激的感觉,我腰部摆动的幅度更快,更大。胯下开始传来两人肉体撞击的声音,“啪……啪……啪……啪……啪……”还有秦彤屁股越来越激烈的摆动,好似饥渴得要得到满足的样子,很淫荡。我忍不住用手去抓秦彤那白花花的大奶子,狠狠的蹂躏挤压成不同的形状,另一只手有韵律地拍打她白皙而挺翘的屁屁。蜜穴源源不断的流出代表着快感和欲求不满的爱液,越快速的抽插越是感觉到顺滑,这是我从来没有享受过的感觉,很快鸡巴就感觉到有一阵压抑不住的热流要喷涌而出,瞬间我将抽插速度加到极致,秦彤的迎合也越来越快,我迎来了我告别处男身的第一次高潮,鸡巴抖动了几下拔出,带出了一滩属于秦彤的爱液并且流湿了我的大腿。

    秦彤高潮后像似瘫痪了似的倚在我的怀中,我看着她那两只大白兔可爱的露出来,就用手继续挤压她的奶子,鸡巴又开始挺立起来了。

    当秦彤睁开眼睛,看到是我的时候,惊得就要大叫一声。

    我迅速用手捂住她的嘴,双手更用力的搂住她不让她挣脱。狠狠地对她说:“你想大声叫出来让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情吗?你想我们两个都被开除吗?”听完这句话她挣扎的力气顿时就像消失掉一样,只是眼泪开始流淌下来。

    我将她抱起让她坐在桌子上,看着那哭又不敢哭出声音的秦彤,梨花带泪,似乎多了一些平日看不见的感觉,依然那么诱人。顾不得带上套子,鸡巴又插入秦彤的蜜穴里面,即使是发现插她的人并不是她的男友,秦彤的身体却还是那么饥渴,那么多水,插进去一点都不费力气。

    “怎么会是你,大伟去哪了?”脑袋一片慌乱的秦彤只能发出这样的疑问了。

    “陈大伟说将你让给我了,不然我怎么会拿到他的手机来联系你呢?不然我怎么知道你是她女朋友?”我一边说着,一边加快速度的抽插,秦彤脸上的表情很复杂,一方面思绪很抵制抗拒我的插入,但另一方面又期待我的插入能给她更大的满足。

    “啊,怎么会,大伟怎么会这样对我?”

    “嗯……啊……喔……喔……不要……不……要……喔……再……再……插……插……了……喔……”

    我将她抱起来,一边吻着她鲜嫩的娇唇,一边抽插着她底下那黑色森林深处的甜蜜而温热的小穴,她抵抗了一会就开始用她那娇艳的红唇回吻我,我忘情的允吸着她滑嫩的舌头,品尝着她香甜的汁液,她又开始呻吟了,伴随我每一次重重地抽插,插到她阴道深处的花芯里,秦彤开始语无伦次的说“不要插……插……啊……不……啊……插……插……插我……啊……哎哟……嗯……插我……哎哟……嗯……”

    我又把她放回到桌子上,将她两条长腿伸直立到我肩头两侧,感觉小洞更紧了,我俯身疯狂插着她的胯下粉嫩的小穴,小穴里流出许多亮晶晶的液体,而我的双手更是不停地去挤她胸前的那对各带着一颗殷桃点缀得无比诱人的奶子,我又拉着她的两只小脚,将她双腿向两侧拉开拉直,低下头去允吸她的乳头。我看着自己的鸡巴不断的进去出来,湿漉漉的阴道传来“呱唧……噗唧……呱唧……噗唧……”的水声。

    她在努力的压抑她的呻吟声。但是明显是失败的,“啊……啊……沈华……我受不了了……我不行了……”

    我一边含着她的奶头,一边含糊的说:“叫我老公。”

    “哦……哦……老……公……嗯……啊……”

    “现在要不要老公插你。”

    “要……插……插……死……插死我去……”

    在一波接一波的冲击中,秦彤的身体早已经浑身发软发酥了,她只是不停地呻吟着,挺动着腰肢迎合我的每一次抽送,双手用力的搂着我的脖子,用她热情的吻来寻求更多的刺激。我看见每一次抽送,都能看见秦彤的乳房颤动着,好像每一次的抽插都能带来白花花的波澜,这是多么诱人的节奏,和多么性感的尤物啊。

    “啊……啊……不行了……不要了……啊……要死了……嗯……”
    两人胯下连接的地方在晨光的照射下反射起淫荡的光芒,越来越湿了,桌子上也有了几处小小的水渍。秦彤两条白白的长腿紧紧地夹住我的腰,随着我的抽送晃动,她阴道也开始不断的允吸着裹在里面的鸡巴,兴奋的分泌着粘稠的液体。秦彤的意识很迷乱,只剩下身体的本能在不停地求欢,不停地呻吟和喘息,没一会她就再一次高潮了,蜜穴不停地在允吸着我的鸡巴,身体一阵阵地颤抖着,阵阵热流一波一波的刺激着我,我感觉马眼一烫,滚烫的精液就狠狠地扫射进秦彤的蜜穴中,她的身体再一次高潮。整个人无力的躺在桌上,白皙的脸泛着性爱后满足的桃红,淫荡的体液随着我阴茎的抽出流到桌子上,形成大大的一滩水渍。
    事后,秦彤很痛苦的问:“真的是大伟将我给你的吗?”

    我邪恶的反问她:“给我干啥呢?”

    “你给插我,到底是不是?”看来她很紧张自己是不是被自己最爱的人出卖了。

    我拿出我昨天拍的照片给她看,“这是我拍的,我拿这个给他看了,他说只要不举报你们的事情,就将你给我插。”

    秦彤痛苦的闭上眼睛,沉默不语。心中不断的起着波澜了吧?

    陈大伟大概还沉浸在我手机上存着的毛片不能自拔吧,哪想到自己的女朋友被我操了一次又一次?我心里既兴奋又愧疚,难道上天给我多活一次就是让我做这样禽兽的事情的?但是转念一想,即便我行如君子也不见得有好下场,还不如及时行乐,这才是我前世没有的青春啊!

    我突然想起那个勾动我心的背影,那个林月。

上一篇:【幸福的一家人】下一篇:【我的妻子是个受虐狂】【完】